Itward

【加勒比/萨杰】沉默黑珍珠(萨拉查X杰克,ABO)下

孤光残影:


 


(依旧是改写了电影里的一些画面,剧情需要~请慎入……来一发重逢炮!用最近流行的那个姿势!过程是虐的,结尾是美好的……彩蛋嘛……满地跑的小亡灵海盗?)


 


多年来,杰克偶尔会听到关于魔鬼三角的传闻,也听说过亡灵要向他索命的怪谈。而每当海上屠夫的名号被别人从嘴里说出来时,他总是会镇定地告诉对方——


“船都炸了,我亲眼看见,他死得透透的。”


事实上,他并没有亲眼见证萨拉查的死亡,但他每一次都这么说,说的次数多了,连他自己都信了。


他到过很多地方,甚至连世界的尽头都曾留下过他的足迹,而唯独,唯独那片魔鬼三角海域,他从未再踏足过第二次。他没有去那里的理由,何况只要是头脑清醒的人,也不会跑到那个暗礁遍布气候诡异的地方去送死。


所以,当他拿罗盘换酒喝的时候,也未能预见到自己的人生轨迹将会发生何等变化。


罗盘离手,被囚禁的亡灵,重见天日。


对于亡灵萨拉查来说,活着时候的记忆,仅从追击海盗们进入魔鬼三角地带附近海域时开始。他那个被削去小半的脑壳里,数十年来始终刻印着对小麻雀的深深恨意。他固执地认定,这份恨意是因杰克令他背负诅咒而生,并刻意忽略了一丝残留在他阴暗灵魂里的,捉摸不定的感觉。


而这份感觉,在三叉戟破碎的瞬间,骤然清晰起来。随着诅咒的破除,那些曾经的过往重回脑海,禁锢在脑海中的执念也被动情的记忆所冲散。


我的,小麻雀。


虽然他还是原来的他,而小麻雀已经变成了老麻雀,但他一点也不在乎。那些背叛,那些不解,那些怨恨,在记忆重回脑海的瞬间,已全部消散。


他恨了太久,是时候放下了。


无暇欣赏身侧那犹如摩西分开红海般的奇景,萨拉查抓住缓缓升起的船锚拼命攀爬,想要触及曾与他擦肩而过的爱恋。可他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那些人看见他都像看见鬼一样,他的诅咒明明已经破除,恢复了原来风流倜傥的西班牙军官样貌。


其实他多少也能理解他们的想法,毕竟他在当亡灵的时候,手段过于凶残。不,事实上,他原本就是个残忍的人,死在他手里的海盗冤魂成百上千,而当杰克作为终结海上屠夫血腥历史的那个转折点出现时,他终于明白何谓因果循环。


要不是巴博萨那个老家伙往他背上插了一剑,他还能更快一点抓住他的小麻雀。


算了,谁让他嫌那个姑娘碍事,老海盗为救女儿舍身赴死,也是相当值得敬佩。

葬身波塞冬之墓,是作为一个水手最值得令人羡慕的归宿,但海王似乎并不欢迎有人来做邻居,沉入海底的萨拉查,再次发出亡灵的冰冷叹息。



重逢炮,来一发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13362681228591




彩蛋~彩蛋~ABO的彩蛋,你们懂的


 


黑珍珠号的船长室里响起总管吉布斯焦急的声音——


“用力!深呼吸——对!就是这样!还差一点点就好了!”


“喂,你们这生孩子呐?”杰克走进房间后踹了一脚吉布斯的屁股,“搬个床而已,至于这么费劲么?”


“是你要个石头床的,不然你试试?”


吉布斯一屁股坐到地板上,抬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水。旁边的几个船员也累的气喘吁吁,所幸已经把床搬到船长指定的位置,不然他们的胳膊就废了。船长室里隔三差五就塌一张木头床,还是换张石头的比较结实,一次累完就算了,省的老往船上搬床。具体床是怎么塌的他们根本就不会问,光听船长的鬼叫声就知道了。


“我觉得……”杰克比划了一下位置,摇摇头,指向房间的另一头,“我觉得还是靠那边放比较好。”


“什么?你自己搬吧!”吉布斯嚎了一声,“你信不信就这破玩意摆在这,黑珍珠号满帆航行的速度得比以前慢一半!”


“得了吧,我的老姑娘没那么——”杰克话说一半突然定格在那,被刺青围住的眼珠左右挪动了几下,然后向下看去,“那个……船是不是漏水了?”


“没啊,再说你这又不是底舱,漏也漏不到你……我的个天呀!”吉布斯蹭一下站了起来,他不能再坐着了,不然裤子就要被船长脚底下淌过来的水给泡湿了,“杰克!别紧张!深呼吸!我马上就让人去接医生来!”


“这他妈方圆几十海里连个补给港都没有!你上哪接医生去!?”抬手撑在桌子上,杰克咆哮着,“都他妈怪你,半夜忘了收帆,被吹到地图上都没标的地方来,现在——”他扫了一眼紧张兮兮的水手们,继续吼道,“都给我滚出去!”


“不然,我留下来帮你?”吉布斯紧张地看着他,想帮忙又不知道从何下手。


“那你还不如去给我找条鲨鱼来——靠!真他妈疼——”


“我以前给猪接生过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


“滚!!!!!!!!!!!!”


 


真·END


 


恩,完结了,也许还有番外


要看养小孩的就红心回帖吧,反正我的节操已经没了……



评论

热度(1236)